当中国老人在跳广场舞的时候日本老人却在关心中国政治

  一位中国社会学者被邀请前往日本进行访问交流,在日本的一所“老年大学”里,他见到一位很普通的日本老人,正在埋头撰写了一篇关于中国政治与社会的读书报告。

  像这样的日本老人还有好几个,他们最大的都快80岁了,一听说来了为中国社会学者,立刻围住了问这问那,从中国经济发展到户籍制度,问了个遍。

  这位学者很疑惑,问老人们:“你们都退休不工作了,为什么还这么关心国际政治,关注中国问题?”

  老人们回答,他们不仅仅关心中国政治,也关心美国政治、欧洲政治,每个人每学期要上很多不同的课。包括有艺术类的美术、文学、音乐;社科类的政治、经济、历史、人类学、社会学;理科方面的自然、科学、现代科技;等等。此外还有环境学、心理学等课程,当然也有“健康”这样特别针对老年人的课程。

  这次的访问让中国学者印象很深刻,回去问在中国同样上老年大学的父亲,你们在老年大学里面学习国际政治吗?”父亲说完全没有这样的课程。他这学期主要是上两个提高班继续练习书法和摄影,另外他新报了声乐和电脑班。

  学者的父亲在看了日本老年大学的课程表后,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个我们没法和人家比。”

  后来他偷偷看了一眼父亲的微信群,里面讨论、转发最热的文章主要都是一些养生段子,比如“心脏最怕什么你万万想不到”“每天吃两根香蕉”“这东西连皮吃可防癌”……

  老年大学只是日本老人养老生活的一个缩影,在日本,很多的机构和企业都在想尽办法为老人服务。

  号称“亚洲最美书店”的茑屋书店,2011年的时候在东京正式开业。在这之前,为了迎合年轻的消费者,这家1983年创立的连锁书店,曾经一度改了个洋气的名字——“Tsutaya”。

  而这次东京新店的改名,打出的口号是“期待与如今已迈入五六十岁的最初一代顾客再次相逢”。将重点人群锁定为中老年人。

  走进这家书店,你会惊讶地发现,不仅顾客多是中老年人,连里面的店员都是上了年纪的大叔大婶。

  旅行主题区的负责人是65岁的森本文史,他游历过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写过几十本旅行书。该区还设有T-Travel柜台,只要顾客有出行的想法,哪怕是多年前在小说中读到的某个场景,店员都会从推荐目的地、设计路线到订行程、机票一手包办。

  如此煞费苦心地讨好中老年消费者,为的是什么?当然是因为在日本,中老年人才是消费的绝对主力。

  你知道吗?整个日本70%的财富掌握在这群50岁以上的人手里,他们是日本社会最有钱、最有闲的人群。他们有能力也有时间去做前半生想做而没有做成的事情,自我实现的渠道反而比前半生要多。

  除了逛书店装文艺,日本老人还有其他享受人生的方式吗?当然有,而且还非常丰富。

  2012年8月,时年106岁的日本福冈教育大学名誉教授升地三郎创下“乘公共交通工具绕地球一周最年长者”的吉尼斯世界纪录;2013年5月,80岁的三浦雄一郎第三次登上珠峰,刷新了征服珠峰最年长者的纪录。

  2011年,由推理小说作家岛田庄司发起,讲谈社开始实施“本格推理‘老手新人’发掘计划”,应征作者的年龄限定为60岁以上。这些年过半百才开始创作活动的老文青被称为“迟开的新人”,其中年纪最长者是“诗歌奶奶”柴田丰,她92岁开始写诗,98岁出版处女诗集《不要气馁》。

  日本于2006年4月出台“改正高龄者雇用安定法”,明确要求企业继续雇用60岁以上人才。日本还有专为退休老人介绍工作的“银色人才中心”,三千余名会员中,六七十岁的占最大比重,年纪最大的是一位95岁的老人。对这些银发工作者来说,赚钱不是第一目的,他们享受的是自我价值实现的过程。

  日剧《结党!老人党》(2009)的主角是个退休老头,参加同学会发现小时候最讨厌的家伙当上了国会议员,老头儿不服,跟儿女们说:“你爸我要当这个国家的首相!”这虽然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但观众们尤其是老年观众看得十分过瘾,仿佛他们的梦想借由剧中主角实现了。

  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88.9%的老年人经常看电视或听广播,20.9%的老年人经常读书或看报,20.7%的老年人经常种花养草或养宠物,13.4%的老年人经常参加棋牌活动。

  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2013年中国老年消费者权益保护调查报告》显示,跳舞、戏曲、散步是老年消费者采用频率最高的娱乐健身活动方式,四成以上的老年人会这样做。

  可见,老年人的日常活动相对枯燥。甚至有人将他们的娱乐项目概括为“老三样”:下棋、跳舞、打麻将。

  其实,现在的中国老人还不是最“可怜”的,最可怜的是悲催的“80后”们,也就是现在职场正当打之年的这些人。

  2050年,中国将步入超老龄化社会,老龄人口总量超过4亿人,60岁以上人口比重将超过30%,成为全球人口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

  以现在这么高的劳动力比例,和还在低位的老年人口比例,社保盈余居然就一年几千亿,支付比例占收入比例有84%,而且还在连年提高。

  我们现在的养老金模式是“现收现付”制,就是我们现在交的养老保险的钱并不是像银行一样国家帮你存着到你退休了给你,这笔钱是给了现在正在退休正在养老的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